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聚氯乙烯含氟萤丹涂料二十年的“不锈”传奇

文章发布于:2021-04-22 作者:昂威涂料 浏览次数:

  从古代的桐油到如今化学合成的涂层,涂料的功能永远是:装饰和保护。而后一项功能正被来自临海山岙里的一家企业演绎着新的传奇。

  钢材如何在酸、碱、盐及高温的强腐蚀环境中保持十几年不腐蚀?临海市龙岭化工厂的创始人钱计兴会回答,只需要涂上一层简单的“膜”,而这层看似简单的“膜”,却能创造出防腐涂料的领军品牌——“PF-01”和“萤丹”。这便是钱计兴的创业故事。

  临海,位于浙江沿海中部的一个县级市,作为中国沿海首批开放城市,私营经济发展快速,活力四射,是中国股份合作制经济发祥地之一,在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家股份合作制企业。

  祖辈都是江南农民的钱计兴就出生在这里。

  因为家境贫寒,钱计兴初中未毕业便辍学回家。1988年,钱计兴承包了濒临倒闭的临海市龙岭化工厂,从此开启了迈向涂料行业的征途。最初,临海市龙岭化工厂仅仅只有两间简陋房,就在这简陋房中,钱计兴通过自学化学知识基础,并跑到北京、上海等地求师学艺,在简陋房里鼓捣试验。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国内有机树脂类产品的迅速发展,不少科研单位和生产单位,开始利用不同性能、品种的树脂,做为涂料的主要成膜物质,开始研制一些新型的树脂类防腐涂料。“聚氯乙烯涂料”就是在这个历史时期开始研制试用,但因该涂料的固体含量太低,漆膜薄,附着力很差,涂刷后不到一年就起皮并大面积剥落,因而未能得到推广应用就被自然淘汰。

  当时,钱计兴正在努力研究解决萤丹颜料生产的诸多技术问题,经过不懈试验,终于解决了制造无机含氟颜料(萤丹)的技术难题,并建成了国内唯一的萤丹颜料生产装置。

  萤丹产品上市后,钱计兴看到了一个国内市场的空白:缺乏解决耐酸、碱、盐腐蚀及高温环境下的优质防腐涂料。通过资料查阅及市场调查发现,把萤丹加入到涂料中,会对钢铁表面起到钝化、磷化作用,可大大提高附着力和屏蔽能力,增强涂料的耐腐蚀性能和使用寿命。面对这个巨大的市场空间,他再一次投入到防腐涂料的试验研究中,将萤丹颜料与聚氯乙烯树脂等进行配制。在无数次配方优化试验的基础上,终于研制出新型的防腐涂料。

  自此,PF-01牌防腐涂料宣告问世。1991年,该产品通过了国家防腐工程标准技术委员会组织的专家鉴定,被认为是“对盐酸、中等浓度的硫酸、硝酸、碱具有较好的耐腐蚀性能,具有广阔发展前途的新型防腐涂料”。

  钱计兴并没有原地踏步,而是不断地探索,并在原来的配方上进行创新,针对不同行业,进行不同配方上的开发和提升,形成了PF-01防腐产品系列。他还把应用领域不断扩大,逐步在石化等更多的领域推广应用。

  产品是否能“过得硬”,很快在市场中得到检验。

  铜陵有色集团旗下金隆铜业公司,主要生产电解铜及硫酸等产品。其用于铜电解厂房钢屋架及熔炼厂房的钢结构,室外硫酸贮罐及部分混凝土墙面装置处在二氧化硫及硫酸蒸汽的强腐蚀环境中。

  1994年建厂时,公司对许多厂家的防腐蚀产品进行考查、筛选。在冶炼车间,冶炼温度1200~1300°C的情况下,屋面最高温度达到78~80°C,建厂时屋面和墙面采用澳大利亚生产的BHP彩涂板,在酸雾作用下,彩涂板使用半年就开始腐蚀。

  而在熔炼车间主厂房钢结构、电解车间钢屋架、硫酸车间硫酸贮罐等工程上,金隆铜业总经理助理、安环基础部部长盛放在生产现场向记者指认了PF-01牌防腐涂料在强腐蚀环境中已使用近11年,目前深绿色的漆膜仍基本完好。

  在金隆铜业报告中显示,公司在2000年、2004年的扩建中部分钢结构也使用该涂料,时至今日同样未出现任何质量问题。“使用13年漆膜完好,尚可应用5年以上。”钱计兴对记者说。

  “铜陵有色自己也有个涂料厂,前年已经关闭,原因是什么?就是他的涂料刷上去以后,半年到两年就全完了。”企业负责人对此感慨说,临海市龙岭化工厂这么一个小厂搞出的东西,使用情况这么好,而铜陵公司目前仍未能成功开发出来。

  这件事情使钱计兴深受鼓舞。他并没有原地等待,而是不断地摸索,并在原来的配方上进行创新,针对不同行业,进行不同配方上的改进。除了在有色工业上应用外,他们把领域拓展到了石化方面。

  溴,由于具强氧化性,溴防腐处理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没有很好地解决。燕山石化正受此困扰。他们通过设计院经过长期的研究,也没有办法。经过其他企业推荐,燕山石化决定到临海市龙岭化工厂去寻求解决之道。对这个世界性的难题,钱计兴对燕山石化的人表示,可以进行相关的实验,并对实验程序、要求、条件进行商定,并负责任地说,这个实验不一定能够成功。

  通过实验并提交实验报告后,燕山石化通过商定采用了龙岭化工厂的涂料。“现在的使用结果怎么样?”验证的情况就是我们的涂料用在溴液中还是可行的。”钱计兴回忆道。“厂内在实验过程中用其他的涂料比较,用上去以后很快漆膜就剥落了,但是我们的涂料在溴水当中泡了大概四十多天,仍然保持完好。”

  良好的市场反馈使钱计兴越做越大,市场开拓也顺利起来,由于其独特的耐腐蚀性,在市场中价格也较其他产品高出一截。目前,临海市龙岭化工厂的产品基本上保持在4万元/吨,而市场其他类防腐产品价格在2万~3万元/吨左右。

  单价虽然偏高,但综合造价对应用企业却是合算的。“山东魏桥的罐区用其他的涂料仅仅一年就需要重新刷一遍,而使用龙岭产品到现在已经4年了,基本保持完好,他们曾对我说,只要用龙岭的涂料保持在2年,他们就赚了,因为每年涂刷一次的人工费用也很高,同时还要产产停停。”钱计兴表示。

  市场很快扩大,到目前为止,他们业务已经扩展到全国20多个省市,并出口国外。紫金矿业、云南铜业、西部矿业、延安石化、胜利油田等客户的订单也接踵而至。

  在考察完国内市场后,钱计兴认为,要想获得市场突破,需要在面向珠三角及长三角等工业发达区域进行发展,大城市的重点项目应用拓展迫在眉睫。

  这时,上海污水治理二期工程进入钱计兴的视野。该工程是利用世界银行贷款的大型环境保护项目,建好后将有效地改善黄浦江中上游水质,对保护环境、提高人民生活质量和改善上海市投资环境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污水环境条件下,由于一期工程污水处理厂钢结构与机电设备受到严重腐蚀,给工程质量带来重大影响,故此上海市方面非常重视二期工程钢结构件的防腐蚀工作,所以在二期工程上马,先时进行了一系列的防腐蚀研究试验工作,为污水治理二期工程钢结构防腐蚀涂料的选择提供方案和实验研究依据。

  为了在防腐工程中能选取优质的防腐材料,他们对国内14家厂商的24个涂料配套方案作了实验室及污水现场耐腐蚀、老化及施工工艺性的测试、评定及研究。

  临海市龙岭化工厂作为14家厂商之一,竞争自然十分激烈。钱计兴回忆,当时为了使试验工作做到合理和公正,所有试件均用代号表示,统一颜色,并在三个有资质单位进行测定。因此,测试单位看不出那个试件代表什么单位。

  通过近六个月的试验、测试,在施工、冲击、柔韧、耐蚀等10项指标中,“PF-01”牌涂料凭借其独特的配方脱颖而出,成为14家测试厂商中唯一指标全部表现优良的产品,并最终得到了专家委员会的青睐。

  1997年,工程开工建设,临海市龙岭化工厂在整整两年的供货过程中,克服了涂料颜色品种多,交货期短施工场所面多分散等困难。1999年,二期工程全线通水。经过多年的运行证实,“PF-01”牌涂料保证了上海污水治理二期工程的防腐质量,到目前为止,各机电设备,钢结构件与防腐涂料均完好无损。

  自此,钱计兴将一个濒临倒闭的乡镇企业,发展成一家专业生产防腐涂料产品的国家定点制造厂。1994年,临海市龙岭化工厂“PF-01”成为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通过参与制定国家标准,钱计兴不断占据行业制高点。2007年,临海市龙岭化工厂与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在试验和工程实践验证的基础上,共同编制了《防腐蚀工程涂层涂装设计规定》。同时,钱计兴也成为国家应用标准“工业建筑防腐蚀设计规范”等四个国家应用规范的主要起草人之一。企业在他的带领下,取得了国家高新企业证书、浙江省著名商标证书、临海市百强工业企业、中国建设标准化协会颁发的2014年度低碳环保推广标杆企业等荣誉。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临海市龙岭化工厂涂料的生产能力达到5000吨/年,国内专有技术产品萤丹颜料生产能力达到250吨/年。

  “PF-01”牌防腐涂料成名后,追随仿冒品牌行为也纷纷出现。

  2002年初,从第一次发现山东临沂市场上出现假冒的“PF-01”牌防腐涂料开始,钱计兴就不断地卷入这场打假“战争”。直至2012年,临海市工商局及全国各地工商系统共查获假冒“PF-01” 牌防腐涂料的案件就有20余起,案值近500万元。

  仿冒品牌的出现,对临海市龙岭化工厂带来了重大的损害,不仅仅是经济损失,更重要的是品牌信誉的影响。发现这情况后,钱计兴到全国各地收集仿冒厂家信息,并及时请工商部门协助维权。打假行动得到临海市工商局的全力支持,派出精通工商业务执法人员多次专程赴山东、吉林、安徽、福建、湖北等五省进行调查,在当地工商和公安部门的配合下,查处了近10家生产企业,查扣了几十吨价值近百万元的仿冒防腐涂料。

  “PF-01”品牌打假行动引起国家工商总局的重视,2011年3月16日,该行动被国家工商总局升格为全国范围内的打假风潮。这次全国打假取得比较好的成效,打假行动后,临海市龙岭化工厂的产品市场份额比去年同期增长53%。但打假任重而道远,个别不法企业为了攫取高额利润,侵犯该企业的 “PF-01”牌和“萤丹”牌注册商标专用权现象仍时有发生,必须常抓而不懈。

  经过无数次风波,钱计兴对防腐涂料产业的未来更加坚定和充满信心。事实上,他们也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防腐涂料是现代工业、交通、能源、海洋工程等部门应用极为广泛的一种涂料。当前,现代生活中腐蚀生锈造成了大量的资源和能源浪费,每年都会形成巨额的经济损失。我国每年金属腐蚀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5000亿元,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腐蚀损失无疑刺激着市场对防腐涂料需求的增长。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3年,我国涂料产量达1303万吨,同比增长3.58%,其中防腐涂料总产量318万吨,占涂料总产量的24%左右。 预计到2017年,我国防腐涂料总产量达到600万吨左右,未来五年石化、电力、建筑钢构防腐涂料产量年均增长率将保持在20%左右,防腐产业成为最有前景的市场之一。

  然而,面对如此诱人的市场前景,我国防腐涂料整体水平与国外相比,仍有较大的差距,生产企业多、规模小、分布广、效益低,无法与国外大公司竞争。目前,中国防腐涂料品种逾1000种,生产厂家约有650多家,其中专门生产防腐涂料的厂家就有90多家,年产量在1000吨以上的有几十家。

  “涂料企业也应及时调整生产结构,提高生产效率,提高产品品质,从而提高企业自身的核心竞争力。”钱计兴对记者说。对此,他已经开始实施计划。在临海灵江旁边,一座投资5000余万元的涂料生产项目正拔地而起,未来,这座新工厂年生产能力将达到3万吨。

  展望未来,钱计兴满怀信心地说:“随着有色、石化企业设备使用年限的增长,设备的腐蚀问题日益严重。这就迫切需要提高工业中设备的耐磨性和耐蚀性。这对于防腐涂料的应用无疑创造了很多机会”。

>在线客服
QQ咨询
客服电话

0731 8204 6572

微信公众账号